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冲吧,腹黑妈咪 > 完结篇:你敢娶别的女人,我阉了你!
    完结篇:你敢娶别的女人,我阉了你!
    三月份的凯科斯群岛,风和日丽,蓝天碧云,阳光明媚,美得令人想要永远留在这里。
    可是,某个男人没有空欣赏风景。
    贺兰夜下了私人飞机之后,便坐车直奔了千风所说的豪华邮轮。
    豪华邮轮上正举行着奢华的订婚典礼,当贺兰夜到了之后才发现,订婚的人是纪宸希,但是跟他订婚的那个女人不是纪子恩!
    而是一个美丽优雅漂亮的金发美人!
    冲动是魔鬼,他千里迢迢坐飞机奔来是来抢婚的,当他看到订婚的人不是纪子恩后,他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 订婚宴开始了,一位漂亮的中国女人端着一杯香槟走到了贺兰夜的面前,贺兰夜轻轻地抿唇一笑,“谢谢!”
    女人甩了一下头发,风情万种地笑着打量着他,“你为什么会想要来这里?来了又没有邀请卡?”
    一个小时前,贺兰夜被人拦在了邮轮外,因为他没有邀请卡,就在他想要冲进去的时候,眼前这位优雅漂亮的女人挽着他的手,“亲爱的,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!”
    最后,贺兰夜跟着她一起进入了订婚宴。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这时,一道阴阳怪气的讥诮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。
    贺兰夜微顿,转眸,只见纪天佑身着白色燕尾服,一脸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,“小子,今天很帅嘛!”
    纪天佑往后仰了仰,躲过了他伸过来要摸他头的手,他冷冷地白了他一眼,“呿!”
    贺兰夜气得暗暗咬着牙,“怎么说也一个月不见了,你就不会给你爹地我笑一个?”
    “呿!我又不是卖笑的!”纪天佑一脸鄙夷地白了他一眼,把目光落在了他身旁的女人身上,上下打量着她,目光阴冷,“这个男人已经有孩子了,你不介意?”
    漂亮女人惊怔地呆愣了一下,怔怔地看向贺兰夜,“他是你儿子吗?”
    贺兰夜轻轻地点了点头,邪魅地笑了笑,“是啊!”
    贺兰夜转眸看向四周,然后带着疑惑地问道,“怎么没有看到宝,她人呢?”
    “她跟柯崇铭环游世界去了!”纪天佑冷声哼道,最心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订婚,她怎么可能还会来?
    “什么?纪子恩都没有阻止吗?”贺兰夜顿时气得怒火中烧。
    “都是亲戚有什么好阻止的!”纪天佑冷冷地白了他一眼,他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?!
    白痴都看的出来,那只猪头喜欢纪宸希,已经超越了亲情!
    “……”贺兰夜被他的那一句‘亲戚’惊得愕然。
    “佑,你在跟谁说话?”纪子恩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,转眸,冷冷地斜了一眼贺兰夜身旁站着的女人,而完全无视了贺兰夜。
    “妈咪,这个女人是贺兰夜的新女朋友!刚才他跟我介绍来着!”纪天佑故意添油加醋地扬声道。
    “是吗!”纪子恩双手环胸,冷冷地从下到上地扫了一眼那个女人,冷哼着掀起唇角,“恭喜你啊!”
    贺兰夜也不甘示弱,顺势,伸手一勾,揽住了身旁的漂亮女人,“谢谢!”
    纪子恩冷冷地瞪了他一眼,然后拉起纪天佑转身就走。
    她转身的那一刻,贺兰夜的整颗心都沉了,仿佛跌落了万丈深渊一样,眼神一颤,痛苦难语言表。
    他怀里的女人感觉到了他的不适,抬起头来,“那个女人是你的老婆吗?”
    贺兰夜冷声一笑,“……怎么可能!”是啊,怎么可能r许下辈子可能吧!
    “可是看的出来,她很喜欢你!”漂亮女人扬唇一笑。
    贺兰夜拧眉一紧,怔怔地看着她,一脸的茫茫然,“……”
    “女人的直觉,很灵验的!”
    女人的话刚一落,纪子恩已经气冲冲地朝他走了过来,她粗鲁地抓起他的领带狠狠地用力一拉,“贺兰夜!”
    “纪子恩……”
    贺兰夜还没有缓过神来,纪子恩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粗鲁地把他拉进了船舱里。
    华雉一脸的怔忡,“佑佑,那个男人就是你所说的贺兰夜吗?”
    “嗯哼!”
    “挺帅气的一个男人啊!”就连华雉也禁不住地开了尊口夸他。
    一旁的纪英俊不悦地沉着脸,“再帅的男人也终有容颜老去的那一天!”
    华雉微微转过身来,只见老公不知什么时候来了,她随即扬唇一笑,“虽然长得很帅,不过太嫩了,还是我家英俊最帅了!”
    豪华房间里,纪子恩冷冷地关上了房门,对着他又踢又打,贺兰夜只守不攻,任由她发泄着。
    “混蛋,竟然敢背着我找别的女人!”纪子恩瞪着他那只碰过刚才那个女人的手,恨不得用刀跺了,刚这么一想,随手就拔出了大腿上随身携带的短刀。
    贺兰夜吓得瞠目结舌,“纪子恩,息怒,我……”
    她紧握着短刀就朝他的身下砍了去,贺兰夜抓着她的双手,一边后退着,一边急声解释着,“你听我说啊!”
    “还有什么好说的!先阉了你再说!”纪子恩推开他,狠狠地一刀朝他的身下刺去。
    贺兰夜被床一绊,整个人倒在了床上,纪子恩狠狠地一刀刺在了他的身下,贺兰夜吓得整个人都弹跳了起来。
    纪子恩拔出短刀,冷冷地咬着牙,“下一刀可不会再失手了!”
    贺兰夜迅猛地抓起她的手腕,抢走了她手上的短刀,随手扔到了地上。
    “贺兰夜,你给我滚开!”纪子恩拼命挣扎着。
    贺兰夜用力抓起她的双手将她按在了床上,用吻封住了她的唇,他狠狠地吻着,纪子恩气得恼羞成怒,狠狠地咬着他的唇与舌,用尽了全力,咬得都出血了。
    贺兰夜挣脱开她,双眸满是桃花地笑着,“你这么激动,我可以理解为你吃刚才那个女人的醋?”
    “谁吃醋了!那个女人那么丑!”纪子恩不屑地哼道。
    “哪里丑了?挺漂亮的啊!”贺兰夜邪魅地撩唇一笑。
    纪子恩气得咬牙切齿,“吼!”那种胸大没脑的女人哪里漂亮了?!
    贺兰夜暧昧地笑着低下头来,一口含住了她的耳珠,一路吻到了她的胸口。
    “贺兰夜,你给我滚……”
    没等她说完,他抬起头来,轻轻地开了口,“那个女人是我刚才在上邮轮前遇到的,如果不是她,我今天就见不到你了!”
    纪子恩愕然,“……”
    贺兰夜试着轻问,“Baby,还生我的气吗?”
    纪子恩冷冷地瞪着他,“放开我!”